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小说 >>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 程鹏x江云间(九)

程鹏x江云间(九)

半夜, 江云间难得地醒了。

平时跟程鹏做完,他都能一觉睡到天亮,因为太累,而且舒服。

今晚醒得莫名其妙, 他也没急着睡回去。黑暗中,江云间借着月光打量眼前睡着的人。

饶是他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每每见到程鹏, 还是觉得特别帅。不是五官上的帅,是他这个人,一个表情,一句话, 都带着成熟男人所有的气质和温柔, 大于他的年纪,却半点不突兀。

江云间突然想起博镇今天问他的话。

程鹏当然没有救过他的命,也没用钱砸过他——不论是包养前或是包养后。

其实“喜欢”这种情绪, 真的很奇怪。在他母亲重病, 急需大钱治疗的时候,是博镇帮了他,四处帮他联系工作, 让他渡过了那个难关。他是感谢博镇的,以至于后来博镇手上缺人, 问他要不要进娱乐圈, 他想也不想就点了头。他把博镇当哥哥, 当人生导师, 除此之外没有过半点别的想法。

而他和程鹏,在两段包养关系之前,仅仅只有两面之缘。

一次是在冬天的第一场雪里,他因为缴不出母亲的医药费,坐在医院门外的长椅上看报纸里的招聘信息,一个个电话打过去,对方听见他年龄后都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细雪打下来,浸湿了报纸,他用手指抹掉,继续埋头拨号。

又被一家公司拒绝,他刚挂电话,一道阴影猝不及防打在报纸上,他眼里的世界紧跟着暗了暗。

他抬头,是一个穿着西装,个子矮小的男人,手里撑着一把黑伞。

那人把伞递给他,江云间当时有些茫然,竟然顺手就接了。待人走了一长段路后他才回过神来。

男人走向一辆黑色轿车,坐上了驾驶座。轿车开着窗,他见那人微微垂着头,对后座的男人说了几句话,表情恭敬。

后座的男人闻言,视线一转,跟长椅上的江云间对上了目光。

男人眼睛狭长,眉间温柔,淡笑着对他颔首算是招呼。

江云间没给任何回应,因为他看呆了。

直到后座车窗缓缓关上,车子驶离医院,江云间才猛地站了起来。他紧紧捏着黑伞的伞柄,因为握得太用力,他甚至能感受到从自己掌心传来的心跳声。

喜欢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不过是在下雪时给他送了把伞。男人坐在黑车里,甚至只看了他一眼。

简单又致命。

第二次,是在某次颁奖礼上,他拿了新人奖,下台时刚好看见程鹏正在和一个男星聊天。

说是聊天也不准确,男星流着眼泪,像是在挽留。

程鹏说了两句,语气是温柔的,说完却转身就离开了,出来时正好跟他撞上。

程鹏微笑,对他说:“恭喜。”

江云间的心跳在那一刻差点就停了。

后来,这道声音就总出现在他梦里,说的尽是下流的话。

他在梦里挣扎,享受,感到快乐。

然后美梦成真了。

收起思绪,江云间小心地抬手,摸了摸程鹏的脸颊,然后轻轻凑上去,碰了一下他的嘴唇,不深入。像是贪吃的小孩,在舔一颗来之不易的奶糖。

——

回到剧组没几天,程鹏的秘书又来了,这回一连送了三块表来。

“程总是送表上瘾了还是怎么的?”博镇拆开包装,问。

江云间摇头表示不知道,低头给程鹏发了条消息去。

拆开后,博镇拿出手机一阵鼓捣,半晌,他倒吸一口凉气:“我操——”

江云间抬头:“怎么了?”

博镇没说话,把手机递到他面前。

手机网页上显示的腕表跟他收到的是同一款,官方标价一百七十八万。

这价格江云间当然也负担得起,但作为礼物,确实贵重了。

博镇咽咽口水:“我查查另外两款……”

“不用,”江云间把表放回盒子里,盖上,“要还的,不用查。”

博镇放下手机,盯着他看了许久:“不是,程总这……什么意思啊。上回可没这样吧?”

上次包养就完全按照规矩来,程鹏的秘书来跟他接洽,他挑了几个综艺,秘书就去办了,程鹏全程没掺和过任何一件事,同样,江云间也没在他这过问什么,导致博镇总觉得自己像是个没良心的老/鸨。

再说,就算是程鹏心血来潮,直接送几百万的表……也太他妈奢侈了吧?

江云间抿唇,半晌才应:“不知道。”

手机震了一下,微信里有了回复。

【江云间:程总,这些腕表是?】

【程鹏:喜不喜欢?】

【江云间:……太贵了,我不能要。】

【程鹏:不是就喜欢戴我送的表么。】

小心思被揭穿,江云间耳朵都臊红了。

【江云间:嗯,喜欢。】

【江云间:但是太贵了。】

【程鹏:你年薪多少,这些算贵?】

【江云间:作为礼物,很贵。】

【程鹏:拿着吧,有的是你报答的时候。】

【江云间:……】

【江云间:您想我怎么报答?】

程鹏看着消息,觉得打字实在不方便,直接打了电话过去。

他笑了声:“非要我说清楚?”

江云间连忙躲到更衣室里,告饶:“……别,我一会还要工作。”

“你以为我就不工作了?”听到他的声音,程鹏一下觉得身心都放松了不少,“那些东西,送你了就是你的,你想要就戴着,不想要就丢掉,不用告诉我。”

江云间哑然:“怎么可能丢掉。”

程鹏说:“那就戴着。”

外面传来敲门声,工作人员催他拍戏。

程鹏听见了:“你去忙吧,挂了。”

“等等。”江云间忙叫住他,“您下周六有空吗?”

程鹏看了眼日历:“可能有个饭局。”

江云间犹豫了下:“我能去找您吗?”

程鹏合上文件:“是工作上的饭局。”

“不是,我意思是……我中午去找您。”江云间声音小了些,“我们可以待一个下午,晚上我就走。”

这么粘人?

程鹏听笑了,怕江云间又害臊,他忍住笑声:“想来就来吧,我让人去接你。”

“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了。”江云间忙道,“那下周六见。”

接下来一段时间,剧组拍摄任务繁重,因为过几天马上下雪了,吴导想赶在下雪前把春夏的景拍完。

好在是古装戏,不需要穿短袖,男演员还好,女演员就有些吃亏了,要露肩。拍完一场戏,女主顶不住冻,暂时回房间去取暖了。江云间上前,跟吴导商量事情。

“又要请假?”吴导语气如常,“你入组以来,都请了两三回了吧。小间,这可不行啊。”

“抱歉。”江云间并没退却,他拿出拍摄行程表,“吴导,您看,这几场都是夜戏,我这几天加班拍,工作人员那边……我愿意给大家添加班费,您看可以吗?”

吴导转头看他:“有急事?”

“是有。”江云间斟酌着说,“挺重要的事。”

吴导收回方才的冷漠表情,笑了:“谈恋爱了?”

江云间犹如被踩到尾巴,张嘴半晌才应:“啊,不是……是……不是恋爱……”

“行了行了,我知道,都是过来人。”吴导拿着那张表,沉思片刻,“行吧,不过这是最后一次了,接下来拍摄很紧,不会再轻易给你批假了,你也得理解一下我。”

江云间感激道:“谢谢。”

几天后,博镇听到江云间的要求,下巴都要惊掉了:“什么玩意?你再说一遍,你要买哪款表?”

江云间没啰嗦,直接把图片给他看。

“这表他妈八百多万!”博镇粗话都爆出来了,不是他大惊小怪,是这价格未免太离谱,“你买给谁?”

江云间也不瞒他:“过几天是他的生日。”

……怪不得江云间每晚拍夜戏熬到两三点都非要请周六的假。

“你们是送表上瘾了?换点别的不行?”博镇道。

江云间有些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还能送些什么。”

“领带、袖口、腰带都行啊。”博镇立刻推荐,“我知道一家定制店,定制一枚袖扣只要十来万,独一无二。”

江云间略一沉吟:“是不错。”

“对吧!我马上帮你联系!”

“嗯,表也帮我买了吧。”

“?”

“我两样都送。”江云间笑了,“谢谢,正担心一块表少了。”

博镇脱口:“算我求求你,你摆正自己的身份好不好,你们是包养关系,他才是你金主,不需要你给他送钱……”

话刚说出口,他就觉着不对了,赶紧打住。

江云间垂眼,笑容淡了一些。

博镇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真是多嘴:“行吧……其实最近程鹏对你确实挺好的,你们都快在一块两个月了吧?”

“嗯。”江云间把手机还给他,“帮我订吧,哥,辛苦了。”

博镇:“……算了,我就当你上辈子欠他的,这辈子转世成人来还了。我帮你买,成了吧?”

“没什么欠不欠的,是我单方面的事儿。”江云间笑着说,“谢了,哥。”

周六这天,江云间一大早就约了造型师,造型师还挺惊奇的,毕竟仗着脸好,平时除了有活动外,江云间都不爱打扮。

“是去什么场合呢?”造型师问。

江云间顿了顿,半晌才说:“……很重要的私人场合。”

造型师点头:“明白。”

打扮好,江云间跟造型师道别,拎着刚订好的蛋糕和礼物出了门。

天气越来越冷,他打扮出众,戴个口罩墨镜更是引人注目,但他并不在意,径直上了等在门口的车。

助理回头道:“哥,这马上快下雪了吧,您穿这些不冷啊?”

江云间答非所问:“你说今天能下雪吗?”

助理一愣,看了眼油表附近的温度显示:“就今明两天吧?天气预报本来说昨天就该下雪了,结果一直没下。”

江云间道:“开车吧。”

他跟程鹏约定的是中午十二点,但他出门早,到程鹏所在的住宅区时,才刚刚到十一点。

江云间让助理在便利店门前停了车。

“哥,我送您到门口吧,您这样太容易被认出来了。”助理打开车窗说。

“不用,周末这边没什么人,你回去吧。”江云间道,“辛苦了。”

程鹏家里还有许多存货,不需要进便利店,没让助理开去程鹏家,也是担心对方会发现什么。

还是谨慎点好。

他朝程鹏家走去,一路上都在想,自己擅自提前到了,会不会给他添麻烦?

走到拐角,他犹豫了会,还是决定先发条消息问一问。

他把蛋糕放在地上,拿出手机,嫌不方便干脆把手套也摘了,手掌暴露在空气中,刺骨的冷。

刚翻出对话框,就听见面前传来一阵咳嗽声。

江云间下意识抬头,发现程鹏家门外站了一个男生。

男生穿着单薄,牛仔裤,球鞋,还背着一个双肩包,看起来年纪很轻。

江云间和他曾经在两年前的农家乐有过一面之缘,当时男孩坐在程鹏身边,表情委屈,面容可怜。而程鹏也总是有意无意地看过去,就连掰手腕时,也似乎是透过自己,在看身后的人。

他动作一僵,下意识关上了手机,脑袋一下没能反应过来。

男生按了几下门铃,江云间的心跳随着他的指尖跳动,时快时慢。

咔嚓一声,门开了。

江云间狼狈地躲到墙后,他慌乱地眨了几下眼,然后低头,快速把蛋糕盒子露出的部分拉了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去看。

程鹏穿着灰色居家服,面色淡淡地看着男生。

男生低着头,话似乎说得很艰难,还抬手抹了一下眼泪,最后,他拿出了藏在背包里的小蛋糕。很小,分量比不上江云间的四分之一。

两人的对话他听不见。

他紧紧盯着程鹏,不敢眨眼。

只见程鹏沉默着,静静地听面前的人说完。许久,他叹了声气。

然后侧着身子,给面前的人让出一条路来。

男生连忙从那缝隙里钻了进去,进了房子。

大门关上,发出一阵轻响,把世界和里面的两人隔开。

江云间茫然地站在原地,一下子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程鹏已经有蛋糕了,那他还要进去吗?

江云间在冷风中站了一会儿,都没见人再出来。片刻,他觉得手背被什么东西轻轻触碰,泛起一阵冰凉。

紧跟着,面前飘落几片白色。

……下雪了。

他看了无数遍天气预告,期待了无数天的初雪,如约而至。

江云间低头,看着手背上的雪快速融化,凉意蔓延四肢,冻得他五脏六腑都在疼。

※※※※※※※※※※※※※※※※※※※※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和雷。

最近身体不舒服,更新可能不太稳定,大家可以养肥,抱歉。

喜欢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请大家收藏:(www.spps.cc)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最新章节 -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全文阅读 -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txt下载 - 酱子贝的全部小说 -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国民撩神是恶魔:夜帝,宠入骨你是我的万有引力妻子的面具重生影后小军嫂重生之千金影后:逆袭为王重生八零小美好余生不过我爱你随身空间:重返知青点强势追爱:娇妻,哪里逃娇妻嫁到:墨少,轻轻亲天价小萌妻:试婚老公超给力嫁给有钱人蜜吻999次:乔爷,抱!重生之军嫂萌娃兵哥哥重生九零神医福妻重生学霸:玄学大师在校园家有萌宝:总裁爹地体力好总裁爹地宠上天探虚陵现代篇萌宝通缉令:天价俏逃妻帝少宠妻,套路深!亿万宠溺:腹黑老公小萌妻天价娇妻:早安,总裁大人席爷每天都想官宣101次宠婚:绯闻鲜妻,撩上瘾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
完本推荐: 寻找走丢的舰娘全文阅读大无限神戒全文阅读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全文阅读重生西游全文阅读三国之无限召唤全文阅读医妃太狠辣:鬼王,别硬来!全文阅读快穿:男神大人,宠上天!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全文阅读重生之天运符师全文阅读九界独尊全文阅读邪王绝宠:丑颜医妃不好惹全文阅读神剑永恒全文阅读孙悟空大闹异界全文阅读大周皇族全文阅读重回一九八三全文阅读凌云霸主全文阅读上品寒士全文阅读位面之纨绔生涯全文阅读龙骑战机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有千万打工仔谍海王牌神魔之玥上为尊剑破九天天行缘记重生争霸星空伯爵大人有点甜重生太子妃:鬼王绝宠网游之我是NPC村长箭魔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儒武争锋鲛人泪之画地为牢异能神医在都市我给妖怪开诊所开普之鹰修真狂少超神机械师我从凡间来重生之网络争霸冥王退休计划回到大唐当皇帝权倾南北重生香江1981修神外传仙界篇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江湖听风录通幽大圣乘龙佳婿太古龙象诀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txt下载手机版 - 酱子贝的全部小说 - 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 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笔趣阁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