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笔趣阁小说 >>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 >> 第225章 番外长生篇下 面目全非,无悲无喜

第225章 番外长生篇下 面目全非,无悲无喜

没有人能保护我,也没有人能救我。

我想活,就只能自救。我若想死,就只需念一个名字。

我的第一个信念是,不论何时,我得保住自己的命,我不能死,我们这一脉也不能完。

我的第二个信念是,我得救回二圣性命,我得护得妖族中兴。

肉身化枯骨,元神得再生。

我不知是什么改变了我,也许是对死亡的恐惧,也许又是信念的苏醒。总之那生死之间,我大彻大悟,这一场命数里,不是我一动心念便会虚弱寿命,而是只要我无心无情,就能不死永生。

我从未将黛黛当过家人,从未尊过泽弋,从未爱过元崖,从未对无尘有过感情。我只是有两桩信念要坚守,而已。

如此之后,我方从灰败的肉身中挣脱出来,挣脱出第二世。

既然这个计划失败了,那我便要保存自己,再寻他法。

临走之前,我看着满目荒凉的元崖,提醒他:“这个孩子你要是不想留着,就杀了吧。”

他红着眼睛拿剑指着我:“你告诉我,你说的这些都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我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那剑就那样穿透我的肩胛,我看到元崖惊了一瞬,本能的便将剑抽了出来。

落下一滴泪,我说:“不是真的。我说的这些都不是真的。”

顿了顿,我又道:“你还想听什么?我说给你听。”

他怔了片刻,这片刻里我消失不见。

有时候面上的东西再丰富,只要心不动,那就不会有什么事。那时候我已将这本事用的得心应手。

我一路畅通无阻的离开,又似乎听到元崖的声音。

他说,你想活着为何非要断情,你想护得妖族中兴,又为何不能信我?

我劝服着自己的时候,将一切肮脏暴露出来,希望这个做了我几千年夫君的天帝,也能够看开一些事,看破一些事。我以为那是我对他最后一点善意。唯独那最初一场不堪的选择,我没有说。

至于第二件…是啊,我为何从未信过他呢?为何从未想过,我这位天帝夫君,或许有朝一日可以走到极境,可以拥有无上的力量,来为我护佑妖族呢?他这几千年都是在努力修行啊,他是真心待我啊。

我慌乱的吐出一口血来,只一瞬间就跌落到真仙境。

三千年后我出了关,见了泽弋,他说元崖的性格变化了很多,他没有杀了无尘,而是在他体内种了寒灵玉髓,彻底断了阴阳两合的路。

无尘怎么样,我一点也不关心。

泽弋叹息一声:“你刚离开的时候,陛下的确震怒,问责于我。可到底也没有太过为难,这么多年反反复复,也只是想逼你现身。”

我不会见他的。

我的善意没有任何作用,元崖什么都看不破,明明这般恨我,却还留着无尘性命,也没有苛责妖族。痴人。

这三千年里,我早已不是九萝,也早已不是他的天妃。我活下来了,可境界再不能突破。

换了名字,改了容貌,终日闭在神殿里,除却前头一回见了个重明鸟族的小姑娘,我当真再未现过身。

那也是我三千年里唯一一回一小点的疼痛,来源于我的嗔恨。

我先妖典一步,寻到了那姑娘。姑娘是又一位纯血的后裔,叫曼儿,我半真半假的告诉她那些话,缘来缘去,只求永远断去这条歧路。

我知道倘若我没有告诉她,妖典也会找到她。可我先告诫了她,却没想到,妖典又一次找到了我。

它说你且看着,该发生的总会发生,即便你这样说,有一日她若遇到了过不去的,还是会来寻我。

我闭着眼睛,声音无波无澜:“那么我希望你不要骗她。”

“我从不欺骗。”

“她若择了永生仙命也罢,倘若是凡人性情。莫要再受这样的凌迟之刑,平白辜负旁人许多真心。”

它的笑声难听至极。

“真心如何?假意如何?凌迟如何?斩首如何?若你还能活到那一日,我便让你看看,真心究竟有多么不可靠。”

我厌恶的不再理会它。

也无谓它这样说是何意。

离开了天宫,没有了元崖,我终于从面目全非,走到了无悲无喜。

我后来常常去看望那只小重明鸟,教给她许多东西,听她叽叽喳喳的在我身边玩闹,我笑的温柔,但心中一点也不疼。

我告诉泽弋,我知道她既不是黛黛,也不是我的孩子。我只是想常常去看一看,反正这一万多年里,我也没有别的什么爱好了。

泽弋后来有一段日子很是多愁善感,他添了个儿子,叫凡之。

没过多久,二圣便传来不妙的消息,天命有感,无力支撑。

当初妖典上寻到的那个法子,需用龙凰血脉祭炼一枚至阴至阳的血丹,如今再也不能耽搁,即便没有这龙凰血脉。

那是我又一世性命里第二回灼心之痛。

浩瀚一族,千万子弟,除却纯血的两位,曼儿和一直寄养在一位神秘尊神那儿的离风,凡神兽家族,王族血脉,乃至普通的小妖,只要过了金仙境,便是凡之也不能逃脱的贡献出三成血脉之力。

整整百年啊,一草一木,一山一石,苍茫辽阔的长生山脉里,每一处都飘着血腥味儿。而我,也又一次的,在我的世界需要我时,无能为力。

心痛到极端时,我向天祈愿,我可以不要我的第一个信念,我可以不要这样无用的活着。我不贪心了,既然求两件事不可以,那我就只求一件事,我只愿护得我族中兴。

这样行不行?

天道无情,即便集合了全族之力,这枚残次的血丹也只能维持二圣数百年的寿命。

这嗔这恨又几乎要了我的命,直至峰回路转,泽弋震惊不已的告诉我,他与几位长老尽皆感受到那股气息。

龙血凰脉,阴阳两合,至尊无敌。

我笑着的时候没人看得出我心中的平静,我平静的时候也没人看得出我心中的窒息。

是得偿所愿?是不负众望?是感激?是愧疚?是悔恨?是错过?

我不知。

情绪要么没有,要么如浪滔天。

可我已经不是九萝了。我是连生死这桩信念都已经放下的凌胥。那情绪只一个瞬间就被我压制住,我只担心那个孩子,他会像我,无心无情,不会出手。

但我后来发现他像元崖,是个痴人。

明明带着怨恨和疏离,满身的冷淡冻的人发寒,却答应的那般痛快。

痛快到泽弋很快就有了新的计划和盘算。

然几番思量,他终究还是来问我:“你可要见他一面?”

见见吧,见见也好。

看一看他如今是个什么模样,他护在怀里的那个姑娘是什么模样,他们是不是真心相待,还有,他究竟对妖族存着怎样的心思,该如何去劝导他放下怨恨。

白染是个很美的姑娘,眼睛也干净,只可惜是灵族的公主,不是妖族的女子。

而无尘,他的脸色不大好看,有些苍白,十分冷淡。果真就像泽弋说的那样,淡漠的让人发寒。

是寒灵玉髓里的寒气吧。我捏着手指去看他的眼睛。

我已经很久不敢去仔细看旁人的眼睛了。

我看到他对着白染的眼神,很亲近,很宠溺,就像曾经元崖对九萝那样,可九萝远没有白染这样温柔懂事,全心全意。

我看到他转过来看着我的眼神,心脏疼了一下。

他的容貌是看得出九萝的影子的,他的眼睛,也是看得出元崖的神态的,但更多的,那是万年时光磋磨下的,只属于无尘的气质。他生长的不太好,很努力,但不太好。

可我只是凌胥,我什么都不能做,我这样告诫着自己,匆匆离去。

“我不会再见他了。”

我平静的告诉泽弋,咽下那口涌上喉咙的血。

几日后夜里,我沉沉眠去,睡梦中头一回见到元崖,时隔近两万年,我看到他依旧是那样俊美的一张脸,只是眼神却不对了。

我初次见到元崖就知道他眼睛里掺杂了太多东西,单属于他本真的,只剩那么一小点,但我喜欢,因为他那一小点都给了我。

可如今我又见到他,那一小点本真几乎看不见了。不是给了旁人,是就快要被什么东西吞噬干净了。

他压抑着情绪,森森的朝我问出来:“九萝,你果真如此绝情?我等了你快两万年,你可知这两万年我是怎么过来的?”

既然是梦中,我尝试着去靠近他,我说:“元崖,你别等我了。我这一生都是错的,走到如今这个地步,连自己的性命都不再执念,有朝一日若能护得妖族中兴,那便是大道天恩了。”

他死死捏着我的肩膀,双眸含泪:“你这两万年可曾有一回想起过我?”

我擦去他的眼泪:“想过的。”

“回来我身边。”他立时便道,“只要你回来,我什么都可以放过。我们回到从前那样,我可以替你护好妖族,你信我一次,我如今已经…”

怎么梦中也还会痛?

原是这样的一生,即便是入了梦,也没有半分余地。我疲惫的挣脱开,又回到那副无悲无喜的面孔,打断了他的话:“我不知我为何要信你。也早说过从未爱过你。你又何必痴念至此,自欺欺人。”

我看到他的眼睛里血红一片,所有的所有,仿佛都归于虚无。

他只剩下一副狰狞的面目,对着我,一字一顿:“九萝,你是不是没有心的?”

“你说对了。我没有心。”

他笑了一下,松开手,转过身淡淡一句:“你得记住你这句话,你莫后悔。”

我醒过来喷出一口血,嘲笑自己。这是有多在意他,就连一个梦,也要这样痛心?

我哪知道他那时已经破入了混元境,原是忍耐住一切快要逼疯他的东西,再一次的,小心翼翼捧了一颗真心来,来问我一句,能不能信他一次,能不能回他身边。

他都不敢寻到我的面,只盼入梦中,能听见一句真实。

可我当真即便在梦里也很痛很痛,我没有为了他放弃执念,就再一次把他推向了深渊。

清微天里,元崖大概疯了,我也大概疯了。我抱着必死的心态来,也觉着这样的一命换一命,无尘必会感念妖族,完成我的信念。

可我没想到他宁愿死。

他果真一点儿也不像我。可即便是随了元崖,他也不至于此。那么究竟是谁将无尘害到这个境地?

我扑在地上去摸那一滩赤金色的血液,心如死灰的恨着,哪怕我如今一生只有一愿,天道也要如此无情么?竟连妖族唯一复兴的希望都要断绝么?

我那时那般心如死灰,却都是因为没了这个拥有龙凰血脉的孩子,妖族会断去一条兴盛之路,而不是哀一哀死去的无尘,哀一哀绝望到放弃生命的我的孩子。那一刻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可怕。像一个没有心的怪物。

元崖是在那个时候叫我知道,原来那个梦不只是个梦。

“你不是没有心么?你不是对他寄予厚望么?你不是一生只求一愿么?”

他叫我莫后悔,我后悔了。我没想到他会杀了无尘,早知如此,我再回他身边又何妨?不过再演一场戏。

我看着他,目中怔怔:“元崖。我们都是怪物。”

“你到现在都能这样平静。”

是啊,我面上的表情什么的,早就跟我的心脱离开了,我想叫它悲,它就悲,我想叫它喜,它就喜,甚至它还学会自己反应出很真实的样子,配合着旁人的动作和神态。十分逼真。

早都不知道多少年前便是如此,谁也不能透过这副皮相,看到我心里的样子。我心里是什么样子,也很早就再不会袒露给别人看了。

“你杀了我吧。”是我将你逼到这个境地,对你不起。

我平静的说出前半句话,平静的咽回后半句话。

他抬手便取了我的性命。却又慢慢的笑出声:“九萝,你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怪物,杀不死的。”

何其讽刺。

我的第二世是我一刀一剑的将自己的心撕碎了才求到,而我的第三世,却正因我已变成个无心的怪物,而得以永生不灭般的延续。

只是这一世,我已如同个凡人,再无灵脉。

从清微天一路坠到凡尘里,我同元崖之间,最后的一句交集,就是他那句“九萝,你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怪物,杀不死的。”

妖典曾经在对我解释的时候说过,上古时期,神仙们经由天道洗礼,便是这般无心无情,纯粹通透。

我如今可是真正变成了这幅样子?

全无希望,全无信念,全无天地。

这样的活着同死了有什么分别?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也开始物极必反一般想要去释放自己的情绪。

只是我好像已经不会了。

不会喜,不会悲,不会爱,不会恨。

脑中一遍遍去回想过往那几桩曾经叫我心痛的事,可不论是无尘还是元崖,也不论我从眼睛里逼出多少眼泪,我心中都是一片空洞,就连想要求死也不能。

想了想,大概生生又死死,每一回都早就不是原来,是被什么东西改造过的,一点点的,变成如今这个怪物。

可我原先…原先真的不是这个样子。

我走过人间百域,万里河山,飘忽间,又不知几年。

再一次的与前尘相遇,是失了一身纯血的曼儿。她也终究是走到这一步,还同我一般,择了条不归路。

也不对,应该说这两条都是不归路。只要碰了妖典,就是不归之路。

我问她是求了什么事情,她告诉我,无尘复生了。

就这五个字,我的心竟然又微微痛了一下。

我生出希望来,头一下是求死的希望,第二下是不可救药的疯狂,无尘复生了,连带着他那身龙凰血,可护得妖族兴盛不衰的血脉。

原来许多东西已刻进灵魂里,成为了本能。

比如信念,比如执念,比如疯狂,比如无心。

怪物一般寻着他,遇上他,感受到他那一身血,又避着他的眼睛。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连理智都没有了。

我以为怪物会一直疯狂下去,直到终有一日,那动荡浩劫一般的扩散开来。

我哆嗦着一颗心,去问那个一身白衣的少年:“你把他怎么样了?”

“你关心吗?”

我关心吗?我哪里还想的明白是关心还是不关心,但我想知道啊。

我做不出表情了。

元崖,大概是死了吧。

心脏一点一点裂开,疼痛中,我这个怪物,又一次本能的去遮掩。

我都对他说了些什么?我已不能分辨。

可我还是能听到的,我听到他的话,整颗心麻痹起来。

他不要我了,他不要我这个母亲了。他是我怀胎三百年,血肉中撕扯出来的孩子啊,他原先这样在意我,他傻到献出自己满身血液,倔到宁愿放弃自己的生命。

他怎么就…要丢下我了呢?

我看到他的背影,走在沙漠中,像是不舍,却那么轻松。他是真的不要我了。我亲生的孩子,他是真的不要我了。

我后悔了,我悔到终于明白过来,原是我这三世人生,亲手将自己变成个怪物。

不怪妖典,不怪命数。从头到尾,咎由自取。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没有选择,可当真走到了这一步,才看见自己究竟有过多少次选择的机会。这些选择里,我最初明明坚定的不顾性命的想要我的家人,可当真除开那一次,后头的每一次,我都违背了自己。

我在还没有睁开眼睛看世界的时候,就被神仙教导过,当这个世界需要的时候,我不想无能为力。可我一生皆是无能为力,甚至到这最后一刻,我都不能告诉我的孩子,我是爱过他的。

哪有母亲不爱孩子的。在你还是我腹中血肉之时,母亲就无可抵挡的爱着你啊。

无尘,你回回头,你听我说一句。

你回回头,我告诉你。

无能为力,无能为力。

恍惚中我闭上眼睛,想到那一年的永嘉宫中,我拼尽全力的生下这个孩子,不是因为难产,不关他的任何事,只是因为我太爱他了,所以才虚弱至极,寿元尽失。我要是死在那个时候就好了。

我死了,元崖会伤心,但至少我们之间停留在爱意里,带着这样的爱意,他也不会为难无尘,他们这一对父子,或许就不会是今天这个局面。我该死在那个时候的。

我在一片黑暗中渐行渐远,模糊着,也不知终途何在,只是在前方我似乎看到元崖的背影。不着帝冠,青丝半披,穿着一件雪青的常服,上头绣着浅浅的云纹。那是他常来寻我的样子。

生不能爱,死可团聚?

罢,便是个幻影我也来了。元崖,你就站在那里,再等我两刻,我回你身边来了。

喜欢九幽天后:倾世涅槃请大家收藏:(www.spps.cc)九幽天后:倾世涅槃笔趣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最新章节 -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全文阅读 -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txt下载 - 黎瀞的全部小说 -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 笔趣阁小说

猜你喜欢: 我为表叔画新妆帝师威武,尊上难招架空间之伏魔千金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天才神医宠妃修罗女帝:废材三小姐仙三代的日常生活神医嫡妃有点萌女主一心证道快穿之反派又黑化了纨绔乐妃:至尊鬼帝霸宠妻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魔帝宠妻狂:天才驭兽九小姐倾世妖妃鬼君倾城:帝尊,别乱来神医弃女龙王大人是我夫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彪悍魔女:修仙狠低调胆小如鼠的我却成了捉鬼大师驸马要上天惊世毒妃:轻狂大小姐大道魔医东宫美人快穿之套路不对美人倾城(快穿)
完本推荐: 孙悟空大闹异界全文阅读透视之眼全文阅读Hello,校草大人!全文阅读良缘再续全文阅读异世界的美食家全文阅读超级神掠夺全文阅读女总裁的超级高手全文阅读洪荒火榕道全文阅读透视小神农全文阅读黑暗主宰全文阅读萌宠甜心:恶魔少爷深深吻全文阅读重生之娱乐宗师全文阅读某科学的火影忍者全文阅读位面武侠神话全文阅读无限升级之最强召唤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无限恐怖全文阅读三国之无限召唤全文阅读龙骑战机全文阅读盛唐无妖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网游之我是NPC村长狂暴逆袭恶魔就在身边妖孽奶爸在都市霸总他又被离婚了大明之雄霸海外斗武乾坤撒娇福晋最好命从天降开始的征途洪荒历家有悍妻怎么破幻世彼岸我有一个小黑洞我可以点化万物韩娱之综艺演员暗黑破坏神之毁灭三国之巅峰召唤武仙传承系统从我是特种兵开始签到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大唐腾飞之路黑暗血时代凌天战尊茅山遗孤重生之软饭王龙神至尊太古龙象诀超维术士末日轮盘诸天万界之帝国崛起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最新章节手机版 -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全文阅读手机版 -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txt下载手机版 - 黎瀞的全部小说 - 九幽天后:倾世涅槃 笔趣阁小说移动版 - 笔趣阁小说手机站